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inqingsuitianyi的博客

 
 
 

日志

 
 

【转载】为《易》消得人憔悴(全文完)  

2016-03-05 19:01:11|  分类: 美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易》消得人憔悴(全文完)

——读《易》心得之六

唐正鹏
 
    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接触易学,时至今日几近廿载。期间,从《周易》古经到《周易大传》,从象数汉易到义理玄易,从《周易正义》到《周易三同契》、《邵子易数》,再从《周易折中》到《易冒》、《易隐》,乃至《梅花易数》、《河洛真数》、《河洛数理》,涉及古人易学经传典籍二十余部。酷暑寒冬、风雨晦暝难以间断,夜阑人静细研慢读、冥思苦想已是惯常,所思所感随记随录,日积月累,读易笔记二十万余字。玩味之际,感概颇多,于是萌生创作《读易心得》之念,然几经思索却无从下笔。何也?中华易学博大精深,古之人穷其一生且有遗憾,以余疏浅之学,唯恐曲解先贤之意,此其一;易之象数所指极广,易之义理艰涩难通,以余孤学寡闻,学力实难企及,此其二;古今学人读《易》、学《易》之文汗牛充栋,余愚笨末学之流,生怕思虑不及而失之偏颇,此其三。然此愿未了,寝食难安。乙未岁孟秋,为了却这桩心愿,回故里公休期间,对所读之书以及个人读书笔记重新进行了梳理,参阅大量的文献资料,经过一周时间的深思熟虑,反复推敲拟就六个专题,而后潜心写作三月有余,草就拙作《读易心得》八篇。今改宋人柳永《蝶恋花》词“为伊消得人憔悴”句中的一个“伊”字,以《为<>消得人憔悴》为题,作读《易》心得之六,旨在与好《易》者商榷读《易》、悟《易》和辩《易》之方,权作杀青之作。

双双瓦雀行书案,点点杨花入砚池。

闲坐小窗读周易,不知春去已多时。

        ——叶采《暮春即事》

读《易》、学《易》心“静”是前提。“静”是进入易学之门的“敲门砖”,更能坚定学易志向,持之以恒,思虑深远。孔子说:“洁静精微,易之教也。”学《易》不仅能使人的心灵清洁而宁静,而且能够让人的头脑理智而又冷静。叶采是南宋朱熹的再传弟子,作为深得程朱理学精髓和要义的学者,他的这首《暮春即事》展现的是一幅悠闲自得、恬然安逸的读《易》画卷,话外之意告诉读《易》之人要神定气闲,心无旁骛。

一个人做学问和进德修业有一个过程,首先要解决目标水准问题,目标明确方能坚定志向,志向坚定才能内心沉静,内心沉静便能心神安定,神定气闲方可思虑详审,思虑详审方才有所收获。正所谓“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物有本末,事有始终,知所先后,则近道矣”(《大学》)。话虽如此,真正要静下心来研读《周易》确非易事。有位文章写得很老道的老友曾与我聊起读《易》之事,说他开始捧读《周易》之时,可谓雄心勃勃,但没几天就心灰意冷了。为什么呢?说是读《周易》即便是准备一大摞工具书,再费上九牛二虎之力,也很难弄明白其中的道理,弄得人头昏脑涨、心浮气躁,终因《周易》文字古奥、义理深邃而放弃。本人初读《周易》,与老友感同身受。一年之中,一部《周易》古经反复研读了四五次,读得我满头雾水,难解其意,难入其门。一次偶然机会,我读了著名语言学家王力的《汉语史稿》一书后方才恍然大悟,《周易》在两千多年前的春秋战国时期,对于当时的学人而言,其文字与义理并不深奥,但随着时间推移,时代更替,汉字数量的成倍增加使单字表意分工日趋精细,词汇的意义也更为精准,用现代汉语不仅难以准确释解古代典籍,且极易因望文生义而曲解古人之本意。所以,学《易》之前先须了解一些古汉字学、文献学、训诂学、史学乃至考古学方面的知识。于是,便静下心来,从邹晓丽《基础汉字形义释源》、刘志成《汉字学》、周祖庠《古汉字形音义学纲要》、韩伟《汉字字形文化论稿》、熊国英《图解古汉字》、王世征《古文字学指要》,到郭在贻《训诂学》、黄生《字诂义府合按》、项楚《古典文献学》,直至张光直《考古学专题六讲》、陈美东《中国古代天文学思想》、卢央《中国古代占星学》、陈久金《中国古代天文与历法》、冯时《中国古代的天文与人文》等,一部一部的啃,一个问题一个问题的思考和解决,这一读就是三载有余,虽说时常搞得身心疲惫,倒也收获颇多。再读《周易》,便觉豁然开朗,诸如《周易》的《屯》卦,为什么叫做“屯”呢?从古汉字的角度理解,原来上面的那一横代表的是地平线,下半部分是一株刚刚萌发出地面的小草,“屯”字的本意是小草破土而出之意,艰难中蕴含着生机和生气,结合卦爻辞综合分析之后,便理解古人关于“屯”卦的本意了。在阅读过程中,运用所掌握的知识不断地变化视角和角度加以分析理解,以前所遇难问题至此迎刃而解。如此,不仅为步入《周易》之门打下了基础,也对中华易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一物其来有一身,一身还有一乾坤。

能知万物备于我,肯把三才别玄根。

天向一中分用体,人于心上起经纶。

天人焉有两般义,道不虚行只在人。

        ——邵雍《观易吟》

读《易》、学《易》前提固然是要读懂读通,然关键在于“悟”。“悟”与一个人的心性、思维、智慧、经验以及学识密切相关,悟性的高低直接反映一个人关照宇宙天地之间万事万物在不同时间和不同空间这一“二维度”的深度和广度,以及借助客观存在的物理,综合运用思维和智慧进行分析、研判和预测的结论与事物发展的真实结果之契合程度。北宋时期的邵雍(谥号康节)堪称历代学易之人中除孔子之外悟性极高的典范。邵氏虽满腹经纶,却终身不仕,穷其一生致力于易学研习,视觉独特,成果颇丰。《宋史·列传第一百八十六》是这样评价邵雍的:“妙悟神契,洞彻蕴奥,汪洋浩博,多其所自得也。及其学益老,得益邵,玩心高明,以观夫天地之运化,阴阳之消长,远而古今世变,微而走飞草木之性情,深造曲畅,庶几所谓不惑,而非依仿象类,亿则屡中者。”我们暂且莫论其著述,单凭他这首《观易吟》诗,就足见其对《周易》学理的把握是十分精准的,并且从《周易》的象数入手,对物理人事、宇宙天地之间浩博复杂的社会和自然现象,进行深刻地思考和领悟,洞彻“天”与“人”之间的奥妙,进一步明确了《周易》这门“天人之学”的思维方式、学术里路以及思想内核。

据此,我的体会是,在学《易》过程中,“悟”的第一步,既要尊重古人、学习古人,又不可泥古不化,固执于古人的观点和观念止步不前,要在学习、领会和吸收前人学术思想和成果的基础上,冲破藩篱和桎梏,深入发掘和延伸易学思想。传说邵雍书斋的博物架上有个价值连城的宝瓶,有一天,老先生闲坐书斋读《易》之时,抬头看到了他的宝瓶,于是心生一念,给这个宝瓶起了一卦,推算到宝瓶于某年某月某日午时必定碎掉。到了这一天,他取下博物架上的宝瓶,置放在书斋的一张大桌上,还特意作了加固,然后焚香计时,端坐在宝瓶前等待那个时辰的到来,也许邵老先生也不相信一个好好的瓶儿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地碎掉。午时即将到来,夫人弄好了饭菜请他用餐,可连唤几声没有应答,于是夫人手持鸡毛掸子悄声来到书斋,但见夫君两眼盯住桌上的一只瓶子发呆。为了提醒夫君用餐,将鸡毛掸子往瓶子上一敲,只听“咣当”一声,宝瓶四分五裂。此时,邵老先生如梦初醒,没有责怪夫人弄坏了他的宝瓶,“哦”了一声陷入沉思,悟出了这一卦的玄妙:一是悟出了“心物一元”的理论,主观与客观、精神与物质之间虽然有质的区别,但也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即他诗中所谓“天人焉有两般义,道不虚行只在人”;二是卦的解析与运用存乎一心,即便是同一卦在不同的情况下自然有不同的解析和结论,正如他所说:“天向一中分用体,人于心上起经纶”。这个故事是真是假实难考辨,或许是古人有意或无意的杜撰,故事的结果也许是一种偶然。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故事从一个侧面启迪了后人读《易》学《易》的思维方式和其中蕴含的深奥道理。因此,我在研判《周易》的象数与义理以及六十四卦的卦序时,除了运用孔颖达诠释学原则之外,不断地变换时空和视角进行多层次多方位的思考,个中之理方才渐明,锻炼了自己的思维和综合分析能力,的确受益匪浅。“悟”的第二步,尽管《易》学博大精深,但就时间维度而言,既是“过去式”,也是“现在式”,还有“将来式”;就空间维度而言,既有“此地”之“易”,也有“彼地”之“易”。因此,学《易》之人要以历史与现实眼光科学审视《易》学思想和成果,并把这些思想和成果置于中华文明的大视野里去思考和领悟。曾有人在澳大利亚建房按照《周易》理论用中国的罗盘确定方位,但隐约觉得罗盘所指的方位有问题,于是请教居住在香港的南怀瑾先生,先生告诉他罗盘在澳大利亚所指方位与在中国所指的方位刚好颠倒,所以不能照搬。这说明《周易》的理论体系随着时代的变化和空间的变换,必定要发生变化,因而学《易》之人不可固执于书本知识,运用易学思想和观念思考问题一定要随机应变,懂得变通之道。“悟”的第三步,大胆设想,谨慎求证,鉴古观今,吐故纳新,创新和发展易学思想和学术里路。学《易》之道,不仅在于增加知识储量,锻炼思维能力,更重要的是善于发掘古人的智慧,发展古人的理论,结合时代创新《易》学思想,益于人,补于事,利于时,方为智者。以中华文明中的传统治世理念为例,可以断言,诸多方面源于古老的易学,诸如古代民主思想滥觞于《乾》卦的用九,修身进德的标准源于《乾》、《坤》两卦的卦辞,古代外交理念肇始于孔子的《周易系辞》等等。东汉思想家王充说:“知今而不知古,谓之盲瞽;知古而不知今,谓之陆沉。”《周易》虽然古老,但不失为中国治世理念的根基,最具中国特色,给人以无限遐思,深刻地影响着当今乃至未来的中国治世文化。由此可见,结合时代特点,研究、创新和发展易学意义重大。

自古功名多苦辛,行藏终欲付何人。

当时黮黯尤承误,末俗纷纭更乱真。

糟粕所传非粹美,丹青难写是精神。

区区岂尽高贤意,独守千秋纸上尘。

        ——王安石《读史》

在人类文化中,任何一种文化或思想观念都不可能是一种涵盖古今、放之四海皆准的真理,充其量只是在无限的时空中经过不断损益而更趋完善而已。《周易》作为一门古老的学问,其传承与发展历时几千载,真伪并存,糟粕精粹杂糅,在所难免。不可全然弃之,也不可照单全收,故读《易》学《易》之人须在“辨”字上下功夫,也是如何让古老的《周易》为今世所用的基础性工作。北宋时期治学作风十分严谨的王安石一首《读史》诗,就如何理性地学习和传承前人的文化,从形式到内容作了深刻地说明和反思,值得我们深思和借鉴。围绕《周易》所建构起来的中华易学,不仅时空跨度大,架构恢弘,所涉极广,要想说清道明、去伪存真绝非易事,更非一朝一夕之功。但也大可不必望而生畏、退避三舍,《周易》既然是人类文化,当然是为人所学的,不然就不是什么学问了。至于学习的成果如何除了看你的资质之外关键还在于你付出艰辛的多少了。所以,要辨别和辨识易学中的真伪,从浩如烟海的易学典籍中吸取精华,要注意培养三个方面的学养:一曰博学多才,博闻强识。孔子曰:“学以聚之、问以辨之。”晋代的著名学者陆机也说:“积学储宝,酌理富才。”要辨识古今学问之真伪优劣,首先得自己有学问,要通过苦学成为饱学之士。己所不知,何以知人,一个没有学问和没有知识储备的人,根本没有资格谈论别人学问。还是唐朝的杜甫说得好:“古人己用三冬足,年少今开万卷余。富贵必从勤苦得,男儿须读五车书。”二曰论而有据,言而有物。辨析研判古人的学问要有个人独特的视角与主见,但这种视角与主见往往以个人深厚的学养为支撑,思维过程严谨,证据脉络确凿,绝不能凭借浪得之头衔与虚名,鼻子插葱,不懂装懂,信口雌黄,胡说八道,以至于混淆视听,贻害后学。我们的孔子早就告诫为学要懂得“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的道理。三曰入内出表,学难用易。学《易》之人最大的忌讳有二:一是进得去出不了,飘飘然上不着天,下不着地,于冥晦懵懂的癫狂之境不能自拔;二是弄得懂用不了,穷尽一生之精力,于人无益,于事无补。为学不可功利性太强,但必须要有明确的目的和所达之境界。如此,方能入内出表,深入浅出,不滞不凝,通变人事物理,运化宇宙天地。二是要懂得“难”与“易”的辩证法。世间最难的学问其实是最简易,易简之学往往蕴含着深奥的学理。为什么呢?“乾以易知,坤以简能,易则易知,简则易从;易知则有亲,易从则有功”(《系辞》),须知“易简”乃天下之至理。

    无苦亦无乐,无乐亦无苦,苦乐相生见性情,苦乐参半是人生。读《易》学《易》虽苦,然苦中有乐。当你在这些古典文献和古人智慧的导引之下,飘然进入永续不绝的时空隧道,在某一个站点偶遇先贤,思接古人,感受茅塞顿开、豁然开朗的惊喜之时,那种畅快和愉悦是无以言状的,或许会在经意与不经意间留下点什么,哪怕就那么微不足道的一点点,那将是一生之中最大的快事!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